当前位置: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 > 娱乐新闻 > 覆亡的假象

覆亡的假象

文章作者:娱乐新闻 上传时间:2019-09-04

导演的意图从开始到结尾都是清晰的,在死人面前真相是可以掩盖的。国家不是良心和正义的集合体,良心和正义只存于个体对其信念的追求之中。李润城是一类貌似生存在国家之外的个体,所以他的价值观到最后貌似体现的是以个体良知宣告一种契约式的信任。这种信任在国家面前是愚蠢的,这是生活在政治之外的人对政治的一种理想。国家谓之大义的前提是泯灭个体存在,国家只负有塑造场景的义务,它从不关涉的人的悲喜,它所关涉是其剥削对象的生存状态。剧里的“五大金刚”就是这个场景的一个缩影,他们无所畏惧,即使被虚构的现实打倒了,他们也亦然清楚还会有其他金刚承续继业。这正是导演为什么着力塑造最后一个金刚形象的缘由。想想最后在思维或者现实中庇护他的人有多少?一切可谓昭之若然。

      导演的意图从开始到结尾都是清晰的,在死人面前真相是可以掩盖的。国家不是良心和正义的集合体,良心和正义只存于个体对其信念的追求之中。李润城是一类貌似生存在国家之外的个体,所以他的价值观到最后貌似体现的是以个体良知宣告一种契约式的信任。这种信任在国家面前是愚蠢的,这是生活在政治之外的人对政治的一种理想。国家谓之大义的前提是泯灭个体存在,国家只负有塑造场景的义务,它从不关涉的人的悲喜,它所关涉是其剥削对象的生存状态。剧里的“五大金刚”就是这个场景的一个缩影,他们无所畏惧,即使被虚构的现实打倒了,他们也亦然清楚还会有其他金刚承续继业。这正是导演为什么着力塑造最后一个金刚形象的缘由。想想最后在思维或者现实中庇护他的人有多少?一切可谓昭之若然。
    之所以要模糊处理最后的结局,是因为导演知道闹剧的主角---“城市猎人”和政治是毫无关系的。人们依然会生活在另一个五大金刚的场景里。这是个体为了需求保护出卖自我权利所应得的代价,是所有现代公民生存的囧状的写照。国家和公民之间没有信任关系,只有利用和利益关系。公民在政治上寻求建立信任是一出永不会落幕的悲剧。
   导演真正要刻画其实是金英珠检察官和李真彪烈士。金英珠代表了场景塑造者的最初原型,正如李振彪最后所说的很可惜,这类原型只能是政治的牺牲品。从崔总统身上就可以知道,金英珠之死是必然的。(这个崔总统不免让我想起来我党周公来,一生徘徊在政治和人性之间,但重要关头往往从属政治而涤灭人性,可以说这种人一生无时不在痛苦之中,但他们的痛苦是自为的。)但为什么金英珠第一次要包庇其父而最后却不同流合污呢?导演的理解是因为他看到了在法律之外游离的李润城,在李润成身上他看到了可以以令另一种方式处理政治悲剧的手段。或者说在一个还没有出卖自己灵魂给国家的个体身上他看到了一种救赎的希望(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李润成真的游离于金刚的场景之外吗?)。但我认为金英珠不是悲剧,我是说他没有悲剧性。创造悲剧的人知道自己的悲剧性,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都,因为他的为救赎而出现的,为了救赎的人是不懂悲剧的,他只是悲剧的观众。他看着悲剧长大,所以不免国家大义,不免个体良知,不免父子真亲,不免儿女情长。他是现代伪契约式社会的大众化身。他是万千你我的缩影,只是他有幸看到了李润成(虚构的游魂)。他的死是像一切最初的教徒,除了他的原状类属(即他的上司下属,和坐在女人肉体里的魔鬼外),不值得人人为之惋惜。
   怎样处理李真彪,对导演而言或许是一个难题。这个人的信念到底是什么?(不确定)这个人存在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不确定)?或者说这个人为什么是悲剧的?他从一个捍卫者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摧毁者,历经艰险,尝尽辛酸,又从一个摧毁者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捍卫者,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简单说他只是一具死尸(或者死士吧)。国家出卖公民是公民赋予国家的基本权利(这从二战时期的波兰人身上和近百年来的东方人身上淋漓尽致地得到了体现)。正因为清楚自己随时都可能会被出卖(或者说牺牲),他才选择了做捍卫者,选择了做国家的烈士。对他而言,无论是被自己出卖还是被国家出卖,都可谓死得其所。因为烈士从不寻找未来,他们承受得起现在,而选择就意味着承受。依剧情来看,即使没有虚构的李润城出现,他还是会获得烈士称号(这只是时间和形式问题,90年的共党史和100年的国党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因为承认、祭奠、缅怀烈士是国家骗取公民保护权的基本手段。
    从他培育李润成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亦然把自己作为一个烈士对待了,按烈士选择依存对象的法则来看,他无疑是在培养下一个全新的烈士。但对死尸而言这未免太荒谬了。但正是这种荒谬性,给了导演一次重新诠释烈士的机会。
   烈士除了血腥味之外,最重要的是他们满腹豪情,凛然大义;他们忠贞决绝,一生孑然,一旦选择了目标,就不会迟疑,当然这和贞妇的精神是截然两途的;他们为了一个愚蠢荒诞的选择有杀生成仁的勇气,正是这种决绝和勇气孕育了万丈豪情。
    如果说带走李润成,是为了替朴武烈承担一个父亲的责任,那么培育李润成,又把他带回到现实中来,则是为了给李润成这个他给予新生的个体一个成就自我的机会。可惜李润成和所有观众一样都不理解这一点,总以为李真彪是拿他做复仇的工具。(这未免太小看导演和编剧了,也未免太小看李真彪了。)想想吧,如果不带走李润成,崔总统不会是他父亲,也不可能承认是他父亲,更不可能为了他而放弃金刚伟业。这样李润成无疑会是一个孤儿,(没有父亲的男人就是孤儿),一个私生子,一个畸形儿,这样朴武烈(为了成全崔总统做和一个妓女结婚而做的这个愚蠢的举措),或者说20人之死就毫无价值了。没有价值的死尸无异于走肉,但李真彪不是走肉。(导演处理私生子的这一举措,是为了挣脱韩剧私生子成长形象的一次大胆的努力和尝试,虽然失败了,但总还令人欣慰)
   李真彪的悲剧性,在于父亲的含义对他而言太沉重了,而他却做到了,但李润成是不会理解的。李真彪的悲剧性,在于成就另一个自我太沉重了,而他却做到了,但李润成是不会理解的。李真彪的悲剧性,在于保护值得保护的人太沉重了,但他做到了,但娜娜和作为妓女的母亲是不会理解的。看看那个父亲,看看这个父亲,看看那个烈士,看看这个烈士,看看那个逃避者,看看这个真正的承受者。
 什么是悲剧,悲剧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悲剧的人物还敢于创造悲剧的人。李真彪是在绝望中死去的,但他最后还是明白了,他是不可复制的,他为他自己所负有的绝望应该满怀欣慰。李润成绝不是城市猎人,他只是“金英猪们”虚构的一个正义的化身,他没有资格,因为“金英猪们”显然没有搞清楚李润成寻求处理悲剧的方式恰恰是金英朱自己想摆脱的方式,金英朱寄予理想的这个个体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寻求在金刚的场景里获可正义,这是莫大的讽刺。和他比较,金英朱应该感到高兴,金英朱如果活着,他一定会明白,寻求救赎的人只能自己救赎自己。只有李真彪这个早在20年前死去的烈士,才是守卫城市的猎人。可以想象,这个男人在内心滴血的时候,在用全力牵着自己的果实时候,肯定还在微笑,不过这个微笑是烈士对自己的微笑,不言,不悔。
   导演以为在死人面前真相是真的可以掩盖,以为观众都如许的愚蠢。切莫以为李真彪说出了所有,承担了所有,就是替李润成买账。他承担了所有,是替朴武烈买账(崔还没有资格够得一个父亲,但他是一个典型的金刚,“知道在什么时候该打什么飞机”),他说出了所有是替自己买账,只有他配得起这个账本。
   金娜娜算什么呢,一个新的悲剧吗?如果说她是被金刚制作出来的一个悲剧,那么在知道了自己的悲剧之后,还为什么不毅然走出悲剧而甘愿做金刚的娼妓呢?或者说是一个新的烈士?但东亚抗日般的烈女情结自刘氏迎了大刀之后恐不复再有。或者是导演为了强奸男性而粗制滥造的加了一个可以强奸人而又无时被人强奸的新时代女性?总之我不能定义她,之所以不能被定义,以张爱玲话说“她们的XX是通向心肺的”。玩情感可以精入骨髓,但这段情感真是离奇的令人发毛。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他们粗制滥造的关系,就是一张照片引发的一场血案而已。兽医是为守候而出现的,但娜娜我实在不知道她是为什么而出现的。如果潜规则掉娜娜这个角色,让兽医兼具守候者和悲剧的双重身份,或许我还要为兽医写上点东西。可是编剧的水平有限,他们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凑页数了,貌似没有娜娜稿费就少了很多,这或许是第四个金刚的理论影响了编剧自己的创作。
   这个剧作如果还有续集,那么可以想象,它将围绕着闹剧主人公续集进行。怎么进行?只要确立娜娜瘫痪的父亲和朴武烈之间的仇恨就可以。娜娜的父亲康复之余,镜头打向当年杀害朴武烈们的船舰上,原来他是执行者。为除后患,金刚要杀人灭口,没想到20年瘫痪了突然奇迹般复活了。无意间我们的新伪人类知道了事实真相,虽然不受良心的谴责,但他250主义的作风,促使他继续前行。结果娜娜的瘫父和新伪人类在枪战中死去,但是当然娜娜又开了一枪,不过这枪是打向新伪人类的而已。情感戏将纠结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悲剧将继续导向真正的缔造者,美国方面。娜娜的父亲临死时,在美国方面给新伪人类寻找了一个幕后黑手。当然,这一定强调金刚们要孤意逃亡美国,可以东山再起的真正原因。
   我想导演是不敢直面美国人制作太监的场景的。因为美国人太强大了,金刚们只是小场景的缔造者,而美国确实金刚的制造者,是整个太监式的大韩民国的缔造者。无奈,新伪人类,game over了,娜娜将照顾这个新瘫痪者。20年后,南韩被北韩统一,李润成奇迹般从床上站了起来,一场太监与皇帝的战争,将在朝鲜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重新上演。但南北韩的重新统一将意味着烈士的概念又要重新被诠释,只是不知道韩国还有没有这样的编辑和导演,值得期待。

之所以要模糊处理最后的结局,是因为导演知道闹剧的主角---“城市猎人”和政治是毫无关系的。人们依然会生活在另一个五大金刚的场景里。这是个体为了需求保护出卖自我权利所应得的代价,是所有现代公民生存的囧状的写照。国家和公民之间没有信任关系,只有利用和利益关系。公民在政治上寻求建立信任是一出永不会落幕的悲剧。

导演真正要刻画其实是金英珠检察官和李真彪烈士。金英珠代表了场景塑造者的最初原型,正如李振彪最后所说的很可惜,这类原型只能是政治的牺牲品。从崔总统身上就可以知道,金英珠之死是必然的。(这个崔总统不免让我想起来我党周公来,一生徘徊在政治和人性之间,但重要关头往往从属政治而涤灭人性,可以说这种人一生无时不在痛苦之中,但他们的痛苦是自为的。)但为什么金英珠第一次要包庇其父而最后却不同流合污呢?导演的理解是因为他看到了在法律之外游离的李润城,在李润成身上他看到了可以以令另一种方式处理政治悲剧的手段。或者说在一个还没有出卖自己灵魂给国家的个体身上他看到了一种救赎的希望(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李润成真的游离于金刚的场景之外吗?)。但我认为金英珠不是悲剧,我是说他没有悲剧性。创造悲剧的人知道自己的悲剧性,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都,因为他是为救赎而出现的,为了救赎的人是不懂悲剧的,他只是悲剧的观众。他看着悲剧长大,所以不免国家大义,不免个体良知,不免父子真亲,不免儿女情长。他是现代伪契约式社会的大众化身。他是万千你我的缩影,只是他有幸看到了李润成(虚构的游魂)。他的死是像一切最初的教徒,除了他的原状类属(即他的上司下属,和坐在女人肉体里的魔鬼外),不值得人人为之惋惜。

怎样处理李真彪,对导演而言或许是一个难题。这个人的信念到底是什么?(不确定)这个人存在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不确定)?或者说这个人为什么是悲剧的?他从一个捍卫者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摧毁者,历经艰险,尝尽辛酸,又从一个摧毁者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捍卫者,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简单说他只是一具死尸(或者死士吧)。国家出卖公民是公民赋予国家的基本权利(这从二战时期的波兰人身上和近百年来的东方人身上淋漓尽致地得到了体现)。正因为清楚自己随时都可能会被出卖(或者说牺牲),他才选择了做捍卫者,选择了做国家的烈士。对他而言,无论是被自己出卖还是被国家出卖,都可谓死得其所。因为烈士从不寻找未来,他们承受得起现在,而选择就意味着承受。依剧情来看,即使没有虚构的李润城出现,他还是会获得烈士称号(这只是时间和形式问题,90年的共党史和100年的国党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因为承认、祭奠、缅怀烈士是国家骗取公民保护权的基本手段。

从他培育李润成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亦然把自己作为一个烈士对待了,按烈士选择依存对象的法则来看,他无疑是在培养下一个全新的烈士。但对死尸而言这未免太荒谬了。但正是这种荒谬性,给了导演一次重新诠释烈士的机会。烈士除了血腥味之外,最重要的是他们满腹豪情,凛然大义;他们忠贞决绝,一生孑然,一旦选择了目标,就不会迟疑,当然这和贞妇的精神是截然两途的;他们为了一个愚蠢荒诞的选择有杀生成仁的勇气,正是这种决绝和勇气孕育了万丈豪情。

如果说带走李润成,是为了替朴武烈承担一个父亲的责任,那么培育李润成,又把他带回到现实中来,则是为了给李润成这个他给予新生的个体一个成就自我的机会。可惜李润成和所有观众一样都不理解这一点,总以为李真彪是拿他做复仇的工具。(这未免太小看导演和编剧了,也未免太小看李真彪了。)想想吧,如果不带走李润成,崔总统不会是他父亲,也不可能承认是他父亲,更不可能为了他而放弃金刚伟业。这样李润成无疑会是一个孤儿,(没有父亲的男人就是孤儿),一个私生子,一个畸形儿,这样朴武烈(为了成全崔总统做和一个妓女结婚而做的这个愚蠢的举措),或者说20人之死就毫无价值了。没有价值的死尸无异于走肉,但李真彪不是走肉。(导演处理私生子的这一举措,是为了挣脱韩剧私生子成长形象的一次大胆的努力和尝试,虽然失败了,但总还令人欣慰)

李真彪的悲剧性,在于父亲的含义对他而言太沉重了,而他却做到了,但李润成是不会理解的。李真彪的悲剧性,在于成就另一个自我太沉重了,而他却做到了,但李润成是不会理解的。李真彪的悲剧性,在于保护值得保护的人太沉重了,但他做到了,但娜娜和作为妓女的母亲是不会理解的。看看那个父亲,看看这个父亲,看看那个烈士,看看这个烈士,看看那个逃避者,看看这个真正的承受者。

什么是悲剧,悲剧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悲剧的人物还敢于创造悲剧的人。李真彪是在绝望中死去的,但他最后还是明白了,他是不可复制的,他为他自己所负有的绝望应该满怀欣慰。李润成绝不是城市猎人,他只是“金英猪们”虚构的一个正义的化身,他没有资格,因为“金英猪们”显然没有搞清楚李润成寻求处理悲剧的方式恰恰是金英朱自己想摆脱的方式,金英朱寄予理想的这个个体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寻求在金刚的场景里获可正义,这是莫大的讽刺。和他比较,金英朱应该感到高兴,金英朱如果活着,他一定会明白,寻求救赎的人只能自己救赎自己。只有李真彪这个早在20年前死去的烈士,才是守卫城市的猎人。可以想象,这个男人在内心滴血的时候,在用全力牵着自己的果实时候,肯定还在微笑,不过这个微笑是烈士对自己的微笑,不言,不悔。

导演以为在死人面前真相是真的可以掩盖,以为观众都如许的愚蠢。切莫以为李真彪说出了所有,承担了所有,就是替李润成买账。他承担了所有,是替朴武烈买账(崔还没有资格够得一个父亲,但他是一个典型的金刚,“知道在什么时候该打什么飞机”),他说出了所有是替自己买账,只有他配得起这个账本。

金娜娜算什么呢,一个新的悲剧吗?如果说她是被金刚制作出来的一个悲剧,那么在知道了自己的悲剧之后,还为什么不毅然走出悲剧而甘愿做金刚的娼妓呢?或者说是一个新的烈士?但东亚抗日般的烈女情结自刘氏迎了大刀之后恐不复再有。或者是导演为了强奸男性而粗制滥造的加了一个可以强奸人而又无时被人强奸的新时代女性?总之我不能定义她,之所以不能被定义,以张爱玲话说“她们的XX是通向心肺的”。玩情感可以精入骨髓,但这段情感真是离奇的令人发毛。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他们粗制滥造的关系,就是一张照片引发的一场血案而已。兽医是为守候而出现的,但娜娜我实在不知道她是为什么而出现的。如果潜规则掉娜娜这个角色,让兽医兼具守候着和悲剧的双重身份,或许我还要为兽医写上点东西。可是编剧的水平有限,他们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凑页数了,貌似没有娜娜稿费就少了很多,这或许是第四个金刚的理论影响了编剧自己的创作,呵呵。

这个剧作如果还有续集,那么可以想象,它将围绕着闹剧主人公续集进行。怎么进行?只要确立娜娜瘫痪的父亲和朴武烈之间的仇恨就可以。娜娜的父亲康复之余,镜头打向当年杀害朴武烈们的船舰上,原来他是执行者。为除后患,金刚要杀人灭口,没想到20年瘫痪了突然奇迹般复活了。无意间我们的新伪人类知道了事实真相,虽然不受良心的谴责,但他250主义的作风,促使他继续前行。结果娜娜的瘫父和新伪人类在枪战中死去,但是当然娜娜又开了一枪,不过这枪是打向新伪人类的而已。情感戏将纠结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悲剧将继续导向真正的缔造者,美国方面。娜娜的父亲临死时,在美国方面给新伪人类寻找了一个幕后黑手。当然,这一定强调金刚们要孤意逃亡美国,可以东山再起的真正原因。

我想导演是不敢直面美国人制作太监的场景的。因为美国人太强大了,金刚们只是小场景的缔造者,而美国确实金刚的制造者,是整个太监式的大韩民国的缔造者。无奈,新伪人类,game over了,娜娜将照顾这个新瘫痪者。20年后,南韩被北韩统一,李润成奇迹般从床上站了起来,一场太监与皇帝的战争,将在朝鲜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重新上演。但南北韩的重新统一将意味着烈士的概念又要重新被诠释,但不知道韩国还有没有这样的编辑和导演,值得期待。

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覆亡的假象

关键词: